阳殷人生如戏

A temporary garbage bin of life's emotion.😷I wasn't sure where I was going.

Living with mom’s black dog【02】

2016年11月7日 Mon.

有点长,拉到最后是这个 狗屁 记录的缩写。

最近因为自己工作的事情很苦恼,作为一个毕业生的我根本就不想踏入社会,家里的某位可能也对我的第一份面试的工作很不满意,大概是想我继续升学或者考国家公务员。Though mom’s black dog seems to be a little bit smaller these days,she still worry about me being out of condition…Stagnant?

我自己也觉得很不安,前几天的面试完了之后,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压抑的。面试的是一个比较大的公司的底层职员,其实从公司门口的打卡闸机开始,我就觉得不是一般的压抑,我的内心告诉我,我是绝对不想在这里工作的,但是理智却告诉我如果我错过了这个机会,我可能将会很长一段时间都找不到能糊口的工作了……

昨天晚上我也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然后打开了手机看起各种各样的视频,推荐的每一页每一个视频都点开看完,点出来再点进去,看完……不断循环重复,直到我以为自己要准备犯困,结果还是没有。无论看什么视频我都看不进去,脑袋里不知道被什么种进了恐惧的种子,不断告诉自己不就是毕业嘛没事的,但是其实害怕得手脚发软、拿个什么东西都手抖。我也很恨自己不争气,什么都不敢干,本来大一的时候还野心勃勃地想去考研来弥补高考……但是后来觉得不过就是个考试,面对世界面对社会,这真的不值一提,有些事情它总要发生,而你是无法阻止的。(或许不是你无法阻止,只是自己没有能力,自己已经对世界倦怠吧。)存在的都是合理的。

想了很多很多,或许是一直看着手机的缘故,头有种被紧紧勒住的感觉,也不是特别痛……或许就是像上一篇一样的感觉吧,嗡嗡嗡嗡,脑袋泡水里还不断往下沉,水压越来越大,嗡嗡嗡嗡……一点多,两点多,三点多,我都关过手机……没错是关、过,可能人一着急焦虑就做什么都反反复复,没完没了吧……手机被我关掉没一小会儿,眼睁睁盯着房间里的黑暗,就实在是忍不住又打开手机看,先是看时间,然后鬼使神差打开了微信,翻以前的朋友圈……翻着翻着又打开了微博,从大学同学的微博到小学同学的都翻了个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手机看烦了,居然打开了以前的同学录,里面有一栏是YOUR DREAM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想告诉你们,你们的梦想都破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到这里居然想到的是一堆扭曲的人脸对着自己喊:HOW DARE U! 但是我却在疯狂地大笑……

故事毫无意外,今天的我依旧是睁眼到天明。

7:00 A.M.

脑袋还在嗡嗡嗡嗡的时候,我听到了我爸起床的动静……本来是想着通个宵也没什么,准备过半小时就起床……结果赖在床上的我没能如愿。我爸出门后的几分钟,我妈就开始在我门外嘀嘀咕咕……估计是些要死要活的词句吧……我觉得她只是吵吵,而我睁了一晚上眼也实在是累了。我不懂,为什么这么久了,一个人到底可以堕落到什么程度?为什么就不可以痛痛快快的?

接下来的记录可能会很仓促……因为我现在这个状况实在形容不来当时的状况,我真的是吓坏了。

突然间我就听到钥匙碰撞的声音,两扇门被逐一打开,“砰”地关上的声音……迷迷糊糊在床上的我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过了五分钟之后,我隔着房门真的一点都听不到屋里的动静,真的是一丁点儿也没有,安静得像整个世界都是死的一样。我才着急的起身,走出房间在屋里到处找我妈。

哪儿都找不到……气得我站在门口直发抖。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偏偏是我来面对!

我随便抓了件外套披着,穿着睡衣拖鞋就急急忙忙跑下楼梯,绕着楼下“小花园”跑,跑到停车场看,怎么也找不到。我决定先打个电话通知我爸,冷静一下再去找……这么想着我也慢慢踱回了家里。但是回到家里,看到她居然又回到的床上好好躺着……MDZZ!!!!!!眼泪就这样涌出来,气得心里不是滋味。说实话,这大概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因为这个哭出来,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坚强,虽然有时候会发牢骚,也会有抑郁的时候,但是都是阶段性的一段时间而已,而且自从把存在都是合理这句话挂在嘴边,我很少会哭出来。其实看到她好好地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最近压力大到出现幻觉了……

后来我爸赶回家里,和我说其实她跑去的是天台,之前也跑过几次,我就又心有余悸起来……人啊,嘴上说着不怕死,其实面对死亡的时候还是很懦弱的。

 

其实还挺无聊的,大概总结一下事情经过就是【我一晚没睡很烦躁】——【我妈大早上跑出去】——【我跑下楼找不到人】——【回到家看到我妈躺在床上】——【我气得哭出来】

Over the past five years, I fail to find the true colors of my mom’s black dog.

评论
热度(1)

© 阳殷人生如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