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殷人生如戏

A temporary garbage bin of life's emotion.😷I wasn't sure where I was going.

搞学术的张先生

        张先生,很厉害,名牌大学硕士,各大事务所挂名会计师。厉害的张先生可能做业务做腻了,想着造福众生,去了个偏僻的地方小学院当了个教书先生。
        张先生可不是一般的教书先生,人家可是搞学术的啊!一般的什么教科书都入不了他的眼,张先生无奈啊,每天上课就忙着改课本,这不严谨那不严谨,真是错漏百出的课本。张先生可生气了,每次上课总要气急败坏地说一说“单价×数量”不是“数量x单价”……差点没把讲台桌给拆了。
        张先生说这个“单价×数量”和“数量单价”的问题是个人就懂……张先生去了菜市场,想买一斤白菜。
        菜贩子竖起三根手指说:“sán块sán块”,今天的白菜可水灵了菜贩子心里想着语气激昂地说,“多拿几斤我给你优惠呗!”
        张先生愣了一下想起来一个简单的学术问题……于是和菜贩子说:“要三斤,你算下多少钱?”
        菜贩子爽快地答应了随口算到:“sán斤、sán块,九块九块。”贩子把菜一称一抓装袋子就递给张先生。
        张先生一听心里想:不对哇,你这“数量×单价”出来的是数量的单位哇你这是九斤不是九块……便开口道:“不不不,你这样算是九斤,不是九块,你不是单价数量”,张先生急着摆手,“你这个应该是三块乘以三斤,不是三斤乘以三块……”
        菜贩子被张先生的九斤三块三斤九块的说晕了,也着急了,:“辣你到底儿要多少斤啊?”
        搞学术张先生这么厉害,怎么能解释不清楚呢,张先生就说:“我呢一共要三斤,这是数量,你卖我一斤三块,这单价……”
        ……
        数分钟后,只见菜贩子嗖的一下夺回递给张先生的白菜,恶狠狠的喊了句:“去你的单价数量,老子买菜几十年了!不卖不卖!”
        搞学术的张先生很气愤啊,他想着这个社会需要给学术一个更加轻松的坏境,应该普及这种基础知识啊,搞学术要从娃娃抓起哇,不然连个“单价×数量”,“数量×单价”都搞不清楚做人还有什么用哇。

评论

© 阳殷人生如戏 | Powered by LOFTER